上班忘带手机了

今天上班忘带手机了,状态比带手机时沉静了很多,没有那么多的杂念,没有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疑虑。也许以后我应该少玩些手机,对手机少一点依赖。

公司财务那里有1500的帐还没有补上,自己攒的发票只有不到500元,只好在亚马逊上买了些书和笔记本、笔之类的东西,好不容易凑到了1000多元。

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嫁给一个台湾的行为艺术家,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。行为艺术家和儿子录制康熙来了,我在下边看着。儿子讲述了他利用暑假把学校的草地操场上铺的草块,一个一个扣了出来,扣出了一个“智慧我国”的字。然后我的政治觉悟让我醒过来了,我想“我国”这个词在台湾用不太合适吧,然后我就醒了。

最近重看了英剧《IT狂人》,发现我的工作环境跟《IT狂人》很相似。

《IT狂人》的公司大而臃肿,我所效力的公司小而臃肿;

《IT狂人》的办公室位于地下室,我的办公室位于小楼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,都是别人没事就不去的地方,要不是办公室有个人缘不错的大姐,估计我们的办公室更冷清了。

《IT狂人》有两个不擅于交流的人和一个擅于交流的人,我的办公室有我-不擅于交流的那个,和一个大姐,擅于交流的那个。

《IT狂人》和我平时的工作都是处理同事简单的电脑问题。

总之我的工作环境非常有《IT狂人》的带入感。想想还挺带感的。

IT狂人   
办公室在地下室小楼的一个极不显眼的角落
一个擅于交流的人一个擅于交流的人
两个不擅于交流的人一个不擅于交流的人
处理同事简单的电脑问题处理同事简单的电脑问题
杂乱的工作环境6S管理不得不井井有条

写于2015年10月28日上午在我的办公室。

wordpress的定时发布,这篇文章的排期到了11月1日。

本站提供的服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